《理智与情感》读书笔记

理智与情感
简·奥斯汀
129个笔记

◆ 第1章 译者序

奥斯丁强调了一点:在当时来说,制度与人相比,制度才是最大的敌人,每个人都是这种制度下的受害者或者潜在受害者。

奥斯丁强调了一点:在当时来说,制度与人相比,制度才是最大的敌人,每个人都是这种制度下的受害者或者潜在受害者。

◆ 第3章

这句话我是认同的

我们也无须考虑她们的期望。关键在于你能给多少。”

我们也无须考虑她们的期望。关键在于你能给多少。”

◆ 第4章

想法与做法总是相差甚远,究竟何为幸福

但坦斯沃特太太对这两种情况都不予考虑。对她来讲,只要埃登霍看上去和蔼可亲,又对她女儿好,而艾利洛同时又钟情于他,那就足够了。仅仅因为财产不等而拆散一对恩爱的恋人,这与她的伦理观念是相悖而行的。

但坦斯沃特太太对这两种情况都不予考虑。对她来讲,只要埃登霍看上去和蔼可亲,又对她女儿好,而艾利洛同时又钟情于他,那就足够了。仅仅因为财产不等而拆散一对恩爱的恋人,这与她的伦理观念是相悖而行的。

相爱就要立马结婚吗 父母为何总是怀有如此期望

她一察觉埃登霍对艾利洛有点儿爱慕的意思,便认为他们真心相爱,盼望着他们不久就会结婚

她一察觉埃登霍对艾利洛有点儿爱慕的意思,便认为他们真心相爱,盼望着他们不久就会结婚

也许是先驱,人老珠黄时候,再想到这句话,自己的选择的,谁能说自己无悔呢?

我满意的人,必须同时具有这两种气质。跟一个趣味不相投的人一起生活,我肯定不会幸福的。他一定要与我情投意合:我们必须喜欢一样的书,一样的音乐。

我满意的人,必须同时具有这两种气质。跟一个趣味不相投的人一起生活,我肯定不会幸福的。他一定要与我情投意合:我们必须喜欢一样的书,一样的音乐。

◆ 第5章

伶牙俐齿

我将忽视他外貌上的缺欠,就像我现在忽视他内在的欠缺一样。”

我将忽视他外貌上的缺欠,就像我现在忽视他内在的欠缺一样。”

是啊,要从长计议

我并不–几乎一点也不怀疑他对我极为喜爱。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事情需要从长计议。他一定不是独立自主的。他母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是很清楚。

我并不–几乎一点也不怀疑他对我极为喜爱。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事情需要从长计议。他一定不是独立自主的。他母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是很清楚。

照照镜子

他有时候没精打采的,不是暗示态度冷淡的话,就是说明前景不好。如果他对艾利洛的感情感到怀疑的话,无非使他再思量一番,不可能惹得他总是这么无精打采的。这里或许有个更合乎情理的原因:他的家庭地位绝不允许他感情用事。艾利洛明白,他母亲对他的态度,既不是让他把现在的家安排得舒适一些,也不是让他可以不严格遵循他母亲为他制定的扬名立万之路,而自己成家。

他有时候没精打采的,不是暗示态度冷淡的话,就是说明前景不好。如果他对艾利洛的感情感到怀疑的话,无非使他再思量一番,不可能惹得他总是这么无精打采的。这里或许有个更合乎情理的原因:他的家庭地位绝不允许他感情用事。艾利洛明白,他母亲对他的态度,既不是让他把现在的家安排得舒适一些,也不是让他可以不严格遵循他母亲为他制定的扬名立万之路,而自己成家。

◆ 第6章

你尽管反对这门亲事好了,我完全可以不理睬你。

你尽管反对这门亲事好了,我完全可以不理睬你。

不关风水

你们将依然如故,全然不知你们给人们带来的是喜是哀,全然不知在你们阴影下走动的人们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你们将依然如故,全然不知你们给人们带来的是喜是哀,全然不知在你们阴影下走动的人们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 第7章

讲真,我们小时候也被这么利用过吧?😅

得尔登夫人也有先见之明,带了她的大孩子。他是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这就意味着,一旦谈话陷入僵局,他可以成为太太小姐们的话题。因为大家少不得要问问他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赞许一番他的漂亮,然后再提些别的问题,这些全都得由他的母亲代为回答。出乎蒙得尔登夫人意料之外,这孩子始终偎依在她身旁,自始至终低着头。她不由得纳闷儿,他在家里还活蹦乱跳的,到了客人面前为何如此怕羞。每逢正式探亲访友,为了提供谈资,人们总会带上孩子一同前往。眼下,大家几乎用了十分钟,谈论这孩子到底像父亲还是像母亲,还有具体哪个地方像谁。当然,大家的看法很不一致,每个人都对他人的看法表示惊讶。

得尔登夫人也有先见之明,带了她的大孩子。他是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这就意味着,一旦谈话陷入僵局,他可以成为太太小姐们的话题。因为大家少不得要问问他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赞许一番他的漂亮,然后再提些别的问题,这些全都得由他的母亲代为回答。出乎蒙得尔登夫人意料之外,这孩子始终偎依在她身旁,自始至终低着头。她不由得纳闷儿,他在家里还活蹦乱跳的,到了客人面前为何如此怕羞。每逢正式探亲访友,为了提供谈资,人们总会带上孩子一同前往。眼下,大家几乎用了十分钟,谈论这孩子到底像父亲还是像母亲,还有具体哪个地方像谁。当然,大家的看法很不一致,每个人都对他人的看法表示惊讶。

◆ 第8章

对比下艾利洛和她的男伴。感觉梅丽埃的判断有失偏颇

在场的宾主之间,仅仅勃朗德上校没有表现得欣喜若狂,不过上校一直满怀敬意地听着。梅莉爱当时对他也深表尊敬,因为其他人表现出来的低级趣味,毫无疑问地失去了她对他们的敬意。上校对音乐的喜爱尽管没有达到痴迷的程度,不同于自己,但是与别人的无动于衷相比,却显得十分难能可贵。梅莉爱将其合理地解释为,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很可能早就丧失了对感情的敏锐性以及对欢乐的强烈感受。她完全能够理解上校的老成持重,这是人类发展所必需的。

在场的宾主之间,仅仅勃朗德上校没有表现得欣喜若狂,不过上校一直满怀敬意地听着。梅莉爱当时对他也深表尊敬,因为其他人表现出来的低级趣味,毫无疑问地失去了她对他们的敬意。上校对音乐的喜爱尽管没有达到痴迷的程度,不同于自己,但是与别人的无动于衷相比,却显得十分难能可贵。梅莉爱将其合理地解释为,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很可能早就丧失了对感情的敏锐性以及对欢乐的强烈感受。她完全能够理解上校的老成持重,这是人类发展所必需的。

◆ 第9章

任何理由都无法让你相信,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能够对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产生爱情,并使他成为自己的理想伴侣。

任何理由都无法让你相信,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能够对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产生爱情,并使他成为自己的理想伴侣。

这个 …怪异。。

说实在的,梅莉爱,你不觉得发烧时的红脸颊、眍眼睛、快脉搏也很有意思吗?”

说实在的,梅莉爱,你不觉得发烧时的红脸颊、眍眼睛、快脉搏也很有意思吗?”

这就叫成熟吗,伴随着痛苦的成长

直到现在,她还一直克制自己。她任何时候都没有沮丧过,任何时候都没有忧伤过,任何时候都没有打算回避跟别人交往。而且在交往中,不论什么时候她都没有显露出烦躁不安的情绪来。”

直到现在,她还一直克制自己。她任何时候都没有沮丧过,任何时候都没有忧伤过,任何时候都没有打算回避跟别人交往。而且在交往中,不论什么时候她都没有显露出烦躁不安的情绪来。”

◆ 第10章

就在梅莉爱出事的时候,迎面正好有个男子端着一支枪,领着两只猎犬,朝山上爬去,离梅莉爱不过几英尺远。他连忙放下枪,跑过去扶她起来。梅莉爱从地上爬起来,没想到脚扭了,根本站不起来。那男子立即上来搀她,梅莉爱出于少女的羞怯,不愿意让他帮忙,但不容梅莉爱思考片刻,他还是把她抱起来,送下了山,然后穿过花园(梅卡莉坦进来时没有关门),将她一直抱进她们的房子里。这时,梅卡莉坦也才刚刚回到家里。那男子将梅莉爱放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让她坐稳后,这才放了手。 

玛丽苏的始祖。。过了几百年后人还是这么编故事,真的是没创新啊。。

就在梅莉爱出事的时候,迎面正好有个男子端着一支枪,领着两只猎犬,朝山上爬去,离梅莉爱不过几英尺远。他连忙放下枪,跑过去扶她起来。梅莉爱从地上爬起来,没想到脚扭了,根本站不起来。那男子立即上来搀她,梅莉爱出于少女的羞怯,不愿意让他帮忙,但不容梅莉爱思考片刻,他还是把她抱起来,送下了山,然后穿过花园(梅卡莉坦进来时没有关门),将她一直抱进她们的房子里。这时,梅卡莉坦也才刚刚回到家里。那男子将梅莉爱放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让她坐稳后,这才放了手。

理智的人会问有房子吗?有房子吗?有房子吗!🤣

“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艾利洛问道,“他是哪里人?在埃朗罕有房子吗?”在这些方面,雅亨爵士能提供比较精确的情报。

“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艾利洛问道,“他是哪里人?在埃朗罕有房子吗?”在这些方面,雅亨爵士能提供比较精确的情报。

青年人就该是这般模样,无论喜欢什么,都应该不知疲倦,孜孜不倦。”

青年人就该是这般模样,无论喜欢什么,都应该不知疲倦,孜孜不倦。”

◆ 第11章

谨记于心

不管在什么时候,对自己的想法说得太多,不看对象,不分场合。他喜欢对别人急于做出判断,注意力要是被某种东西吸引住了,便聚精会神地尽情欣赏,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忘了;本来是一些符合人情世故的礼仪,他也动不动嗤之以鼻。处处表明他办事不够细心。对这些,虽然维罗宾和梅莉爱极力辩护,艾利

不管在什么时候,对自己的想法说得太多,不看对象,不分场合。他喜欢对别人急于做出判断,注意力要是被某种东西吸引住了,便聚精会神地尽情欣赏,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忘了;本来是一些符合人情世故的礼仪,他也动不动嗤之以鼻。处处表明他办事不够细心。对这些,虽然维罗宾和梅莉爱极力辩护,艾利

上校还没动爱慕之心之前招致了别人的戏谑,结果现在动了感情,当该受人嘲弄的时候,反而得到了解脱。

上校还没动爱慕之心之前招致了别人的戏谑,结果现在动了感情,当该受人嘲弄的时候,反而得到了解脱。

既然她无法做到祝愿他获得成功,她真心地希望他不要太过于痴情。她喜欢他–虽然他庄重木讷,她还是认为他是个有趣味的人。他的言谈举止虽然一本正经,却也温文尔雅。他的矜持木讷应该是精神受到某种压抑的结果,而不是由于性情天生忧郁造成的。雅亨爵士曾经暗示过,他以前受到过创伤和挫折,这就说明她有理由相信他是个不幸的人,反而对他充满了敬意和怜惜。

既然她无法做到祝愿他获得成功,她真心地希望他不要太过于痴情。她喜欢他–虽然他庄重木讷,她还是认为他是个有趣味的人。他的言谈举止虽然一本正经,却也温文尔雅。他的矜持木讷应该是精神受到某种压抑的结果,而不是由于性情天生忧郁造成的。雅亨爵士曾经暗示过,他以前受到过创伤和挫折,这就说明她有理由相信他是个不幸的人,反而对他充满了敬意和怜惜。

优点不只浮于表面,也暗含在自身的强大

“你们突然给他编造了这么多缺欠,”艾利洛回答说,“全部是出于你们自己的想象。相较之下,我对他的称赞就显得毫无意义了。我只能说他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受过良好的教育,知识广博,举止文雅,还有我觉得他心地温厚。”

“你们突然给他编造了这么多缺欠,”艾利洛回答说,“全部是出于你们自己的想象。相较之下,我对他的称赞就显得毫无意义了。我只能说他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受过良好的教育,知识广博,举止文雅,还有我觉得他心地温厚。”

◆ 第12章

孰能无错,不后悔过去,也要抬头看未来。

上校停了片刻,然后继续说道:“你妹妹是不是完全反对第二次恋爱?是不是所有人这么做都同样是有罪的?难道凡是第一次选择错误的人,不管是因为对象朝三暮四,还是因为情况乖违多变,就该终其一生默然接受?”

上校停了片刻,然后继续说道:“你妹妹是不是完全反对第二次恋爱?是不是所有人这么做都同样是有罪的?难道凡是第一次选择错误的人,不管是因为对象朝三暮四,还是因为情况乖违多变,就该终其一生默然接受?”

思考和想象是不同的

事实上,事情很容易想象,他之所以那样动情,肯定是和那些往事有关。艾利洛没去多想。不过,要是换成梅莉爱,绝对不会想得这么少。她凭着丰富的想象,马上就会把整个故事构思出来,一切都会被纳入一场爱情悲剧的框框,令人悲伤至极。

事实上,事情很容易想象,他之所以那样动情,肯定是和那些往事有关。艾利洛没去多想。不过,要是换成梅莉爱,绝对不会想得这么少。她凭着丰富的想象,马上就会把整个故事构思出来,一切都会被纳入一场爱情悲剧的框框,令人悲伤至极。

◆ 第16章

还是艾利洛看的透彻

很明显,维罗宾那样做肯定是有充分的理由,我也希望他如此。但是,他要是立即承认这些理由,反倒更像他的性格。保守秘密也许是必要的,可是他想保守秘密,却总让我觉得惊奇。”

很明显,维罗宾那样做肯定是有充分的理由,我也希望他如此。但是,他要是立即承认这些理由,反倒更像他的性格。保守秘密也许是必要的,可是他想保守秘密,却总让我觉得惊奇。”

◆ 第18章

一二三四好像全中了…失败。。

“那你计划怎么树立你的声誉呢?因为你只有出了名,才能叫你全家人感到满意。你一不爱花钱,二又不好交际,三没职业,四没有自信,你会发现事情不好办的。”

“那你计划怎么树立你的声誉呢?因为你只有出了名,才能叫你全家人感到满意。你一不爱花钱,二又不好交际,三没职业,四没有自信,你会发现事情不好办的。”

开心从来不是我的性格的一部分。”

开心从来不是我的性格的一部分。”

这一大段非常精彩!

“我觉得开心也不是梅莉爱性格的一部分,”艾利洛说,“她连活泼都算不上。她不管做什么事都太认真,都很性急–有时候话很多,而且总是很激动–但她往往并不怎么开心。”
“我认同你的看法,”埃登霍答道,“可是我一直把她看成一位活泼的姑娘。”“我过去总是发现自己犯有这种错误,”艾利洛说,“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上总是误解别人的性格,总是把人家看得同实际情况相悖:不是过于快活,就是太过迂腐;不是太机灵,就是太呆板。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怎么会引起这种误解的。有时候被他们的自我谈论所影响,更多的是为其他人对他们的议论所左右,而自己却没有时间进行分析和判断。”“不过,艾利洛,”梅莉爱说,“我认为完全被别人的看法所左右没有什么错。我想,我们之所以被赋予判断力,不过是为了附和别人的判断。这应该一向是你的信条。”
“不,梅莉爱,绝对不是这样。我的信条从来不主张附和别人的判断。我一向试图开导你的只有在举止上。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承认,我时常劝你对待朋友要注重礼节。但我什么时候劝说你在重大问题上接受他们的观点,屈从他们的判断?”
埃登霍对艾利洛说:“这么说来,你还是不能说服你妹妹接受你的必须注意礼貌的信条啦。你还没有占上风吧?”
“正好相反。”艾利洛答道,同时别有意味地望着梅莉爱。
“就这个问题来说,”埃登霍说,“在见解上,我和你一样,但在实践上,恐怕更倾向于你妹妹。我一直不喜欢唐突无礼,不过我也实在胆怯得出奇,总是显得缩手缩脚的,其实只是吃了生性欠机灵的亏。我老是在想,我一定是天性注定爱结交下等人,只要来到陌生的上等人之间就会感到局促不安。”
“梅莉爱毫无胆怯可言,不好为自己不注意礼貌做辩解了。”艾利洛说。“她对自己的价值了解得很清楚,无须故作羞愧之态,”埃登霍答道,“胆怯不过是自卑感引起的特殊反应。要是我能自信自己的仪态非常的优雅淡定,我就不会感到羞怯。”
“可你还是会拘谨的,”梅莉爱说,“这就更糟糕。”埃登霍不由一惊:“拘谨?我拘谨吗,梅莉爱?”“是的,非常拘谨。”

“我觉得开心也不是梅莉爱性格的一部分,”艾利洛说,“她连活泼都算不上。她不管做什么事都太认真,都很性急–有时候话很多,而且总是很激动–但她往往并不怎么开心。”
“我认同你的看法,”埃登霍答道,“可是我一直把她看成一位活泼的姑娘。”“我过去总是发现自己犯有这种错误,”艾利洛说,“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上总是误解别人的性格,总是把人家看得同实际情况相悖:不是过于快活,就是太过迂腐;不是太机灵,就是太呆板。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怎么会引起这种误解的。有时候被他们的自我谈论所影响,更多的是为其他人对他们的议论所左右,而自己却没有时间进行分析和判断。”“不过,艾利洛,”梅莉爱说,“我认为完全被别人的看法所左右没有什么错。我想,我们之所以被赋予判断力,不过是为了附和别人的判断。这应该一向是你的信条。”
“不,梅莉爱,绝对不是这样。我的信条从来不主张附和别人的判断。我一向试图开导你的只有在举止上。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承认,我时常劝你对待朋友要注重礼节。但我什么时候劝说你在重大问题上接受他们的观点,屈从他们的判断?”
埃登霍对艾利洛说:“这么说来,你还是不能说服你妹妹接受你的必须注意礼貌的信条啦。你还没有占上风吧?”
“正好相反。”艾利洛答道,同时别有意味地望着梅莉爱。
“就这个问题来说,”埃登霍说,“在见解上,我和你一样,但在实践上,恐怕更倾向于你妹妹。我一直不喜欢唐突无礼,不过我也实在胆怯得出奇,总是显得缩手缩脚的,其实只是吃了生性欠机灵的亏。我老是在想,我一定是天性注定爱结交下等人,只要来到陌生的上等人之间就会感到局促不安。”
“梅莉爱毫无胆怯可言,不好为自己不注意礼貌做辩解了。”艾利洛说。“她对自己的价值了解得很清楚,无须故作羞愧之态,”埃登霍答道,“胆怯不过是自卑感引起的特殊反应。要是我能自信自己的仪态非常的优雅淡定,我就不会感到羞怯。”
“可你还是会拘谨的,”梅莉爱说,“这就更糟糕。”埃登霍不由一惊:“拘谨?我拘谨吗,梅莉爱?”“是的,非常拘谨。”

◆ 第20章

她是艾利洛,我是梅莉埃

她决心克制住这种感情,在埃登霍走后不能显得比别人更难过,所以她没有采取梅莉爱在同等情况下的审慎做法:一个人闷闷不乐、无所事事地待着,结果弄得越来越伤心。她们的目标不同,方法各异,但都同样达到了各自的目的。

她决心克制住这种感情,在埃登霍走后不能显得比别人更难过,所以她没有采取梅莉爱在同等情况下的审慎做法:一个人闷闷不乐、无所事事地待着,结果弄得越来越伤心。她们的目标不同,方法各异,但都同样达到了各自的目的。

谁不伤心呢

艾利洛虽然没有把自己同家里的人隔离开来,没有刻意要避开她们一人走出家门,也没有夜夜苦苦思念,但她每天都有时间思念一下埃登霍,想想他的一举一动,而且在不同的时刻,由于心境不同,情绪也不尽相同:有温柔,有怜惜,有赞同,有责备,有疑虑,实在是花样繁多。也有很多时候,因为母亲和妹妹们不在跟前,起码因为她们在忙碌某些要紧事,大伙儿没法交流,此时孤独的作用就会充分显现出来。她的思绪就会自由驰骋,不过她也不会往别处想。这是个浪漫的问题,其以前和将来的情景总是浮现在她的眼前,吸引她的注意,激起她的回想、遐想和幻想。

艾利洛虽然没有把自己同家里的人隔离开来,没有刻意要避开她们一人走出家门,也没有夜夜苦苦思念,但她每天都有时间思念一下埃登霍,想想他的一举一动,而且在不同的时刻,由于心境不同,情绪也不尽相同:有温柔,有怜惜,有赞同,有责备,有疑虑,实在是花样繁多。也有很多时候,因为母亲和妹妹们不在跟前,起码因为她们在忙碌某些要紧事,大伙儿没法交流,此时孤独的作用就会充分显现出来。她的思绪就会自由驰骋,不过她也不会往别处想。这是个浪漫的问题,其以前和将来的情景总是浮现在她的眼前,吸引她的注意,激起她的回想、遐想和幻想。

“和几周前我们接受他们的频繁邀请比起来,”艾利洛说,“现在,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客气、不友好的意图。如果他们的宴会变得越来越索然乏味,那变化不在他们身上。我们还得到别处寻找变化。”

◆ 第22章

天下最可爱的小姐在英格兰到处都能碰见,她们的仪态、相貌、脾气、智力各有千秋。

天下最可爱的小姐在英格兰到处都能碰见,她们的仪态、相貌、脾气、智力各有千秋。

◆ 第24章

柔情只会加剧自身的痛苦,要坚强

艾利洛尽管只能一忍再忍,把罗茜对她讲的秘密一直瞒着母亲和梅莉爱,但这不会加深她的痛苦。反而,使她感到欣慰的是,她不用告诉她们一些只会给她们带来烦忧的伤心事,也省得听见她们责骂埃登霍。因为大家太过偏爱她,这种指责是难免的,而那将使她无法承受。她明白,她从她们的劝慰还有谈话里得不到帮助。她们的柔情和忧伤只能加剧她的痛苦,而对于她的自我克制,她们既不会通过以身作则,更不会通过正面赞扬加以鼓励。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反倒更刚强些,她能极为理智地克制自己,虽然刚刚遇到如此令人伤心的事情,她还是尽可能表现得坚强,一直显得高高兴兴的。

艾利洛尽管只能一忍再忍,把罗茜对她讲的秘密一直瞒着母亲和梅莉爱,但这不会加深她的痛苦。反而,使她感到欣慰的是,她不用告诉她们一些只会给她们带来烦忧的伤心事,也省得听见她们责骂埃登霍。因为大家太过偏爱她,这种指责是难免的,而那将使她无法承受。她明白,她从她们的劝慰还有谈话里得不到帮助。她们的柔情和忧伤只能加剧她的痛苦,而对于她的自我克制,她们既不会通过以身作则,更不会通过正面赞扬加以鼓励。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反倒更刚强些,她能极为理智地克制自己,虽然刚刚遇到如此令人伤心的事情,她还是尽可能表现得坚强,一直显得高高兴兴的。 

◆ 第25章

建议只是一种安慰,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自己拿定主意才不会反反复复。

不过,坦斯沃特小姐,你能不能给我出出主意?”
“不,”艾利洛答道,她脸上的笑靥掩饰着内心的不安,“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给你出什么主意。你心里很明白,我的建议只有顺从你的意愿,才对你有点儿用处。”

不过,坦斯沃特小姐,你能不能给我出出主意?”
“不,”艾利洛答道,她脸上的笑靥掩饰着内心的不安,“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给你出什么主意。你心里很明白,我的建议只有顺从你的意愿,才对你有点儿用处。”

◆ 第26章

借口,骗自己

艾利洛见梅莉爱对詹尼司太太的行为表示无所谓,忍不住笑了,因为她以前很难说服她对老太太讲点礼节。她心里打定主意,要是妹妹一定要去,她肯定会一同前往,因为她觉得不应该由着梅莉爱去放纵,不能使打算在家里过舒适生活的詹尼司太太去任由梅莉爱摆布。这个决心相对比较好下,因为她记得罗茜说过,埃登霍·弗朗司二月份之前不会进城,而她们的拜访就算正常进行,也能在此之前结束。

艾利洛见梅莉爱对詹尼司太太的行为表示无所谓,忍不住笑了,因为她以前很难说服她对老太太讲点礼节。她心里打定主意,要是妹妹一定要去,她肯定会一同前往,因为她觉得不应该由着梅莉爱去放纵,不能使打算在家里过舒适生活的詹尼司太太去任由梅莉爱摆布。这个决心相对比较好下,因为她记得罗茜说过,埃登霍·弗朗司二月份之前不会进城,而她们的拜访就算正常进行,也能在此之前结束。

◆ 第29章

真心爱过,却不曾想到会难过

很明显,维罗宾和梅莉爱曾订过婚;而一样明显的是,维罗宾现在厌烦了,因为不管梅莉爱还在怎么地痴心妄想,她艾利洛总不能把这种行为归咎于所谓的误解和误会吧。仅有的解释就是他已经变心了。艾利洛要不是亲眼看到他那副窘态,她会更生气。那副窘态好像表明他知道自己做了错事,让她不愿相信他这么品行不端,竟然打一开始就心怀鬼胎,一直在玩弄她妹妹的感情。两人的分开可能削弱了他的感情,而贪图物质享受可能使他完完全全地放下了对妹妹的感情,但是他以前的确爱过梅莉爱,这是毫无疑问的。

很明显,维罗宾和梅莉爱曾订过婚;而一样明显的是,维罗宾现在厌烦了,因为不管梅莉爱还在怎么地痴心妄想,她艾利洛总不能把这种行为归咎于所谓的误解和误会吧。仅有的解释就是他已经变心了。艾利洛要不是亲眼看到他那副窘态,她会更生气。那副窘态好像表明他知道自己做了错事,让她不愿相信他这么品行不端,竟然打一开始就心怀鬼胎,一直在玩弄她妹妹的感情。两人的分开可能削弱了他的感情,而贪图物质享受可能使他完完全全地放下了对妹妹的感情,但是他以前的确爱过梅莉爱,这是毫无疑问的。

◆ 第30章

她真想不到维罗宾这么地不知廉耻,这样不顾绅士的体面,居然寄来这样一封让人无法忍受的信!在这封信里,他既想解除婚约,又一点歉意都没有,不承认自己违背誓言,否认自己有过任何特殊的感情。在这封信里,字里行间都是如此恶毒,表明写信人已经深陷邪恶,不能自拔。

她真想不到维罗宾这么地不知廉耻,这样不顾绅士的体面,居然寄来这样一封让人无法忍受的信!在这封信里,他既想解除婚约,又一点歉意都没有,不承认自己违背誓言,否认自己有过任何特殊的感情。在这封信里,字里行间都是如此恶毒,表明写信人已经深陷邪恶,不能自拔。

◆ 第31章

她如果开口讲话,或者对詹尼司太太那些本意善良但不合时宜的关注略显敏感的话,她一定无法保持镇定。谁知她一声不吭,而且由于她漠不关心,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也全都没放在心上。
詹尼司太太的好心,虽然往

詹尼司太太的好心,虽然往往表现得令人烦恼,有时简直可恶透顶,可是艾利洛还是一直向她表示感谢,显得彬彬有礼,这是妹妹无法做到的。

mark,我也做不到。学习

詹尼司太太的好心,虽然往往表现得令人烦恼,有时简直可恶透顶,可是艾利洛还是一直向她表示感谢,显得彬彬有礼,这是妹妹无法做到的。

◆ 第32章

梅莉爱夜里比自己预想的要睡得多,可第二天一觉醒来,却还是觉得像刚刚入睡一样痛苦。
艾利洛尽可能鼓励她多说说自己的感受,不等早饭准备好,她们已经不知谈了多少遍。每次谈起来,艾利洛总是怀有坚定的

活脱脱

每次谈起来,艾利洛总是怀有坚定的信念,满怀深情地劝慰她,可梅莉爱却总像以前那样容易冲动,一点主见都没有。她时而觉得维罗宾和她自己一样无辜、不幸,时而又绝望地觉得他不能被原谅。她时而认为就算举世瞩目也没什么,时而又想永远与世隔绝,时而又想与世抗争。

每次谈起来,艾利洛总是怀有坚定的信念,满怀深情地劝慰她,可梅莉爱却总像以前那样容易冲动,一点主见都没有。她时而觉得维罗宾和她自己一样无辜、不幸,时而又绝望地觉得他不能被原谅。她时而认为就算举世瞩目也没什么,时而又想永远与世隔绝,时而又想与世抗争。

◆ 第33章

这当姐姐的也是不容易。。

因为不论詹尼司太太也好,雅亨爵士也罢,甚至潘奥莫夫人都从没有在她面前说起过维罗宾。艾利洛真希望他们对自己也有这般涵养功夫,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她只好反复地听着他们愤怒地声讨维罗宾。

因为不论詹尼司太太也好,雅亨爵士也罢,甚至潘奥莫夫人都从没有在她面前说起过维罗宾。艾利洛真希望他们对自己也有这般涵养功夫,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她只好反复地听着他们愤怒地声讨维罗宾。

艾利洛总是被这些所谓的好意关心搞得很烦躁,这时只有蒙得尔登夫人未置一词,倒使她心里稍微感到慰藉。在这帮朋友中,只有她对她不感兴趣,看到她既不想打听,又不担心她妹妹的健康状况,这对她来说还真

艾利洛有时受不了那种过分殷勤的安慰,于是自我劝慰,要安慰人,上好的性情比不上上好的教养来得更重要。

艾利洛有时受不了那种过分殷勤的安慰,于是自我劝慰,要安慰人,上好的性情比不上上好的教养来得更重要。

勃朗德上校的关心从开始就没有让坦斯沃特小姐感到厌烦。他真挚地想消释她妹妹的沮丧情绪,所以有了与她亲切谈论这件事的特权,两人谈起来总是那么的推心置腹。他倾诉了他自己的旧怨新耻,梅莉爱总用同情

◆ 第34章

无形中给人留下的印象

,他无暇顾及两位小姐,只是稍微地瞟了她们一下。不过他这一瞟,反让他那副嘴脸深深烙在艾利洛的脑海里:他尽管打扮得极为时髦,也不过是个愚昧、好强、十足的卑鄙小人。

,他无暇顾及两位小姐,只是稍微地瞟了她们一下。不过他这一瞟,反让他那副嘴脸深深烙在艾利洛的脑海里:他尽管打扮得极为时髦,也不过是个愚昧、好强、十足的卑鄙小人。

◆ 第35章

对话是贫乏的,生活是无趣的。

在这里一切都是富余的,只有对话是贫乏的–而对话是真的贫乏。雅亨·坦斯沃特自己没什么要说的,他夫人要说的就更少。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他们的大多客人也是这样。他们为此简直伤透了脑筋–他们有的缺少理智(包括先天的和后天的),有的全无雅趣,有的没有兴致,有的没有气质。

在这里一切都是富余的,只有对话是贫乏的–而对话是真的贫乏。雅亨·坦斯沃特自己没什么要说的,他夫人要说的就更少。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他们的大多客人也是这样。他们为此简直伤透了脑筋–他们有的缺少理智(包括先天的和后天的),有的全无雅趣,有的没有兴致,有的没有气质。

爱一个人时,只关注她好的一面,至于缺陷,都可以忽略不计。而当不喜欢她时,缺点又浮上心头,而优点,不过二三。

不过勃朗德上校一直紧盯着梅莉爱,他的目光说明,他只看到事情好的一面:梅莉爱有颗滚烫的心,使她无法忍受自己的姐姐受到哪怕一丁点儿侮辱。

不过勃朗德上校一直紧盯着梅莉爱,他的目光说明,他只看到事情好的一面:梅莉爱有颗滚烫的心,使她无法忍受自己的姐姐受到哪怕一丁点儿侮辱。

◆ 第37章

当初就有e代洗了吗。。

她知道梅莉爱一共有多少件外衣,比梅莉爱自己都清楚。离开前,她居然还能弄清楚梅莉爱每周洗衣服要花多少钱,每年在自己身上要花多少钱。

她知道梅莉爱一共有多少件外衣,比梅莉爱自己都清楚。离开前,她居然还能弄清楚梅莉爱每周洗衣服要花多少钱,每年在自己身上要花多少钱。

◆ 第38章

做个坚强的人

她绝不想多说自己的悲伤心情,因为她从第一次知道埃登霍订婚以后行事的态度,可以启迪梅莉爱怎么行事。她镇定地描述了经过,她尽可能地显得不过于激动,过于伤心。然而真正激动、悲伤的是听的人,因为梅莉爱吃惊地听着,一个劲儿地哭。艾利洛反而成了安慰者:妹妹痛苦的时候是这样子,她自己痛苦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她心甘情愿地安慰她,一再发誓自己没什么,还苦口婆心地为埃登霍开脱罪责,只说他有些轻率。

她绝不想多说自己的悲伤心情,因为她从第一次知道埃登霍订婚以后行事的态度,可以启迪梅莉爱怎么行事。她镇定地描述了经过,她尽可能地显得不过于激动,过于伤心。然而真正激动、悲伤的是听的人,因为梅莉爱吃惊地听着,一个劲儿地哭。艾利洛反而成了安慰者:妹妹痛苦的时候是这样子,她自己痛苦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她心甘情愿地安慰她,一再发誓自己没什么,还苦口婆心地为埃登霍开脱罪责,只说他有些轻率。 

世情薄,人情恶

她甚至不愿承认这事的可能性。艾利洛只好让她通过对世人的进一步了解,来意识到事情的必然性,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相信。

她甚至不愿承认这事的可能性。艾利洛只好让她通过对世人的进一步了解,来意识到事情的必然性,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相信。

做个坚强的人,不只是为自己坚强,也为别人着想。

我向罗茜发过誓,一定要保守秘密。所以,我要对她负责,不能泄密;我还要对我的亲人们负责,不让他们为我再次担心,

我向罗茜发过誓,一定要保守秘密。所以,我要对她负责,不能泄密;我还要对我的亲人们负责,不让他们为我再次担心,

今天在听《慢慢喜欢你》,一生中喜欢的人也许不止一个。只有慢慢走到一起的人才最长久。而我们总是急不可耐的想走得快些,跟不上脚步,便换了一个人。

,虽然矢志不渝的爱情的概念很迷惑人,虽然人们可以说一个人的幸福决定于某一个人,但是这并不说明应该如此–那不合理,不可能。埃登霍要娶罗茜,他要娶一个理智漂亮的女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性格的改变,他将来会忘记,他过去认为有人比她强。”

,虽然矢志不渝的爱情的概念很迷惑人,虽然人们可以说一个人的幸福决定于某一个人,但是这并不说明应该如此–那不合理,不可能。埃登霍要娶罗茜,他要娶一个理智漂亮的女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性格的改变,他将来会忘记,他过去认为有人比她强。”

只要感到自己冤枉了别人,只要可以弥补过失,叫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

经姐姐要求,梅莉爱发誓一定会平静地跟所有人说起这件事;见到罗茜决不露出任何更加讨厌的神色;哪怕偶然见到埃登霍本人,也要和以前一样地热诚相待,决不怠慢。这是很不容易的退让,不过梅莉爱只要感到自己冤枉了别人,只要可以弥补过失,叫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

经姐姐要求,梅莉爱发誓一定会平静地跟所有人说起这件事;见到罗茜决不露出任何更加讨厌的神色;哪怕偶然见到埃登霍本人,也要和以前一样地热诚相待,决不怠慢。这是很不容易的退让,不过梅莉爱只要感到自己冤枉了别人,只要可以弥补过失,叫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 

◆ 第39章

不过,我为什么就不能扎粉红丝带?我倒不在乎这是不是博士最喜欢的颜色。当然,他若没有亲口说过,我绝对不会知道他最喜欢这个颜色。

不过,我为什么就不能扎粉红丝带?我倒不在乎这是不是博士最喜欢的颜色。当然,他若没有亲口说过,我绝对不会知道他最喜欢这个颜色。

理智与情感并存吗?

亲爱的,感谢你让我看信。我认为这是写得最动人的一封信,我看到了罗茜理智与情感并存。”

亲爱的,感谢你让我看信。我认为这是写得最动人的一封信,我看到了罗茜理智与情感并存。”

◆ 第42章

“啊!艾利洛,”雅亨说,“你说得很有道理,但那是建立在不懂人类天性的基础上。等到埃登霍举行婚礼之时,我保证他母亲会再次接纳他的。所以,有关此事的所有情况,都得尽量瞒着她。弗朗司太太心里一定还想着埃登霍是她的儿子。

我也这么认为,再怎么不听话,也是母子。母亲最大的心愿还是孩子可以幸福一生。

“啊!艾利洛,”雅亨说,“你说得很有道理,但那是建立在不懂人类天性的基础上。等到埃登霍举行婚礼之时,我保证他母亲会再次接纳他的。所以,有关此事的所有情况,都得尽量瞒着她。弗朗司太太心里一定还想着埃登霍是她的儿子。

◆ 第45章

不要为自己开脱借口,勇敢的承认错误,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惜看起来维罗宾今后还会是一个浪子,现在仅仅是些唤起别人的同情和原谅,以减轻自己良心上的不安。

你不该这么谈论维罗宾夫人,或者我妹妹。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并非别人强加给你的。你妻子当然有权要求你忠实地对待她,至少尊重她。她一定非常爱你,不然的话就不会嫁给你。你这样不客气地对待她,这样不尊重地议论她,这对梅莉爱毫无补偿,我认为也不可能使你的良心得到些许安慰。”

你不该这么谈论维罗宾夫人,或者我妹妹。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并非别人强加给你的。你妻子当然有权要求你忠实地对待她,至少尊重她。她一定非常爱你,不然的话就不会嫁给你。你这样不客气地对待她,这样不尊重地议论她,这对梅莉爱毫无补偿,我认为也不可能使你的良心得到些许安慰。”

她在想,一个才貌出众的人,性情温和,真诚热情,情感丰富,却由于过早独立,养成了奢侈的坏习气,于是对他的一切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害。世俗人情使他变得奢侈虚荣,而奢侈虚荣又使他变得冷漠自私。为了达到目的,他能够不择手段,结果卷入了一场真正的爱情,但是对奢侈的追求,或者因此造成的拮据,又必须使他牺牲这真正的爱情。每一种错误倾向不仅让他道德丧失,还使他受到了惩罚。先前,他不顾道义,不顾情感,从表面上好像割断了这段爱情。可是如今,这种爱情已经离他远去,却又支配了他的整个精神。再说那门婚事,他为此曾残忍地让她妹妹吃尽了苦头,可现在又成了他自己不幸的根源,而且是越发不可挽回的不幸的源头。

她在想,一个才貌出众的人,性情温和,真诚热情,情感丰富,却由于过早独立,养成了奢侈的坏习气,于是对他的一切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害。世俗人情使他变得奢侈虚荣,而奢侈虚荣又使他变得冷漠自私。为了达到目的,他能够不择手段,结果卷入了一场真正的爱情,但是对奢侈的追求,或者因此造成的拮据,又必须使他牺牲这真正的爱情。每一种错误倾向不仅让他道德丧失,还使他受到了惩罚。先前,他不顾道义,不顾情感,从表面上好像割断了这段爱情。可是如今,这种爱情已经离他远去,却又支配了他的整个精神。再说那门婚事,他为此曾残忍地让她妹妹吃尽了苦头,可现在又成了他自己不幸的根源,而且是越发不可挽回的不幸的源头。

◆ 第47章

何其相似

“等天气晴下来,我完全康复了,”梅莉爱说,“我们每天都去远足。我们要走到丘陵边缘的农场看看孩子们,我们要走到雅亨爵士的新种植园及其修道院属地,我们还要常去小修道院遗址,弄清楚它的地基,看它到底多深。我知道我们会快乐的,我相信我们会度过一个快乐的夏天。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绝不能在六点之后才起床,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要把每时每刻都用在音乐和读书上。我已经制订好了计划,我决心要好好学习一番。我很熟悉我们自己的书房,除了消遣娱乐之类的书籍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过,虽然邦德庄园也有很多书很俗气,但值得一读的书还是有很多的。我还知道,勃朗德上校那里也有许多新书。我每天只要看六个小时书,知识就会很丰富了。”

“等天气晴下来,我完全康复了,”梅莉爱说,“我们每天都去远足。我们要走到丘陵边缘的农场看看孩子们,我们要走到雅亨爵士的新种植园及其修道院属地,我们还要常去小修道院遗址,弄清楚它的地基,看它到底多深。我知道我们会快乐的,我相信我们会度过一个快乐的夏天。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绝不能在六点之后才起床,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要把每时每刻都用在音乐和读书上。我已经制订好了计划,我决心要好好学习一番。我很熟悉我们自己的书房,除了消遣娱乐之类的书籍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过,虽然邦德庄园也有很多书很俗气,但值得一读的书还是有很多的。我还知道,勃朗德上校那里也有许多新书。我每天只要看六个小时书,知识就会很丰富了。”

我知道,我的病完全是由于自己的疏忽,当时我明知不对,但依旧不懂得关爱自己的身体。要是我真的死了,就全怪自己。我不晓得自己生命垂危,直到脱离危险以后。但是通过思考,我不禁对自己的康复极为惊异–真奇怪,

每当我回顾过去,总感到自己似乎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还有就是太放纵自己的缺点了。我似乎伤害了每个人。詹尼司太太那般好心,我不但不领情,还瞧不起她。对蒙得尔登夫妇、潘奥莫夫妇、司笛尔姐妹,就算对一般相识的人,我也是如此,完全无视他们的优点,他们越是关心我,我就越是烦躁。对雅亨、弗妮,是的,即使对他们,虽然他们不值得我去尊重,我也没有给他们应有的对待。可是你,首先是你,而不是母亲,倒被我冤枉了,而且在只有我了解你的心事和悲痛的情况下。可是,这对我有什么作用呢?于你于我全无好处。你为我树立了榜样,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更加体谅你的感受了吗?我是否应该学习下你的涵养功夫,设法减轻你的负担,也来承担一点诸如奉承恭维之类的事情,而不至于让你独自受煎熬呢?没有。我无论是认为你称心如意的时候,或者在得知你的不幸之后,都没尽到职责,也没向你传达我对你的关心。我甚至不认为除我之外谁还会有什么悲伤。我只对我一个人的不幸感到懊恼。”

◆ 第48章

没有一个不表明他很自私。正因为自私,他先如此亵渎你的感情,后来当他真心爱你的时候,又迟迟不愿意表白,而且还离开了邦德。他自己的舒适与安逸,这是他的最高准则。”

。她担心,这么说来,她对她的艾利洛很不公平–不,甚至是有失仁慈–梅莉爱的痛苦,由于她意识到了,而且很清楚,便使她对梅莉爱倾注全部的关爱,从而忽略了艾利洛的痛苦,当然她只不过是更能克制自己,更有毅力而已。

◆ 第50章

他向艾利洛敞开了心扉,他告诉了她自己的所有弱点和过失,并且慎重地向她解释对罗茜的幼稚的眷恋。 
“这完全是因为我的愚蠢和惰性,”他说,“是我不懂人情世故--无所事事的结果。如果在我十八岁脱离普赖特先生之时,我母

无知中对爱情的幻想

他向艾利洛敞开了心扉,他告诉了她自己的所有弱点和过失,并且慎重地向她解释对罗茜的幼稚的眷恋。
“这完全是因为我的愚蠢和惰性,”他说,“是我不懂人情世故–无所事事的结果。如果在我十八岁脱离普赖特先生之时,我母

感觉奥斯汀已经没法圆场了。虽然主角的结局很圆满,其实我想说这是烂尾啊。。

艾利洛对男女双方都很了解,他们的婚事简直就是她平生听到的最不平常、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如何相好,罗伯特受到什么样的诱惑,居然娶了一个他丝毫也不爱慕的姑娘–况且,这个姑娘同他哥哥已经订过婚,他哥哥为此还被家庭遗弃过–这一切都叫她百思不得其解。就她个人的心愿而言,这是桩大好事;对于她的想象力而言,事情近乎荒唐,不过无论如何,这完全是个谜。埃登霍只能试图依靠想象力作解释,也许他们一开始不期而遇,一方的阿谀奉承激起了另一方的虚荣心,便导致了现在的结果。艾利洛依然记得罗伯特在哈利街对她说的话。他说起他如果及时出面调解的话,他哥哥的事情会如何。她把那些话向埃登霍重复了一遍。
“罗伯特就是那种人,”埃登霍马上说道,“也许,”随后说,“他们刚认识时,他就已经有些想法。罗茜一开始说不定也只是想求他帮帮我的忙。图谋不轨可能就是后来的事了。”

艾利洛对男女双方都很了解,他们的婚事简直就是她平生听到的最不平常、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如何相好,罗伯特受到什么样的诱惑,居然娶了一个他丝毫也不爱慕的姑娘–况且,这个姑娘同他哥哥已经订过婚,他哥哥为此还被家庭遗弃过–这一切都叫她百思不得其解。就她个人的心愿而言,这是桩大好事;对于她的想象力而言,事情近乎荒唐,不过无论如何,这完全是个谜。埃登霍只能试图依靠想象力作解释,也许他们一开始不期而遇,一方的阿谀奉承激起了另一方的虚荣心,便导致了现在的结果。艾利洛依然记得罗伯特在哈利街对她说的话。他说起他如果及时出面调解的话,他哥哥的事情会如何。她把那些话向埃登霍重复了一遍。
“罗伯特就是那种人,”埃登霍马上说道,“也许,”随后说,“他们刚认识时,他就已经有些想法。罗茜一开始说不定也只是想求他帮帮我的忙。图谋不轨可能就是后来的事了。”

◆ 第51章

毕竟是亲生母亲,如果坚持和爱的人在一起,哪怕母亲再反对,最终也会为了儿子的幸福让步。但是在说这句话时,我又诚惶诚恐,为了和爱的人在一起,让父母如此心如刀绞,我们算是孝顺的人吗?

弗朗司太太一直就怕别人说自己太心慈手软,所以,为了掩人耳目,她先是故意推脱了一阵,在别人极力劝说之下才把埃登霍叫到面前,宣布他又成了她的儿子。最近,她家里乱作一团。她有两个儿子。不过几周前,埃登霍自作自受,使她失去了一个儿子,紧接着罗伯特又同样自作自受,半个月来,她一个儿子也没有了。现在,在埃登霍的幡然悔悟之后,她又有了一个儿子。
埃登霍虽然得到再次生存的权利,但在自己已再次订婚这件事公之于众之前,他并不确定自己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生活。他担心大家一旦知道这件事,就会突然改变他的身份,他就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带着诚惶诚恐的心情,小心翼翼地给大家暗示了这件事,跟以前不一样,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非常平静。最开始,弗朗司太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他别和坦斯沃特小姐成亲,告诉他莫顿小姐是个更高贵、更富有的女人。并且指出莫顿小姐是贵族的女儿,有三万镑财产,而坦斯沃特小姐只是个落魄绅士的女儿,财产不过三千镑,可是她发现,埃登霍尽管承认她说的都是事实,但他绝不愿意为此俯首认输。她很清楚,最好的办法莫过于顺从他,因此做母亲的无奈地延迟了一段时日之后(仅仅为了维护她的尊严,以防有人怀疑她心肠太好),终于宣布同意埃登霍与艾利洛结婚。

弗朗司太太一直就怕别人说自己太心慈手软,所以,为了掩人耳目,她先是故意推脱了一阵,在别人极力劝说之下才把埃登霍叫到面前,宣布他又成了她的儿子。最近,她家里乱作一团。她有两个儿子。不过几周前,埃登霍自作自受,使她失去了一个儿子,紧接着罗伯特又同样自作自受,半个月来,她一个儿子也没有了。现在,在埃登霍的幡然悔悟之后,她又有了一个儿子。
埃登霍虽然得到再次生存的权利,但在自己已再次订婚这件事公之于众之前,他并不确定自己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生活。他担心大家一旦知道这件事,就会突然改变他的身份,他就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带着诚惶诚恐的心情,小心翼翼地给大家暗示了这件事,跟以前不一样,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非常平静。最开始,弗朗司太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他别和坦斯沃特小姐成亲,告诉他莫顿小姐是个更高贵、更富有的女人。并且指出莫顿小姐是贵族的女儿,有三万镑财产,而坦斯沃特小姐只是个落魄绅士的女儿,财产不过三千镑,可是她发现,埃登霍尽管承认她说的都是事实,但他绝不愿意为此俯首认输。她很清楚,最好的办法莫过于顺从他,因此做母亲的无奈地延迟了一段时日之后(仅仅为了维护她的尊严,以防有人怀疑她心肠太好),终于宣布同意埃登霍与艾利洛结婚。

是作者写书时就给了梅丽埃一个与众不同的命运和转折。

梅莉爱·坦斯沃特生下来就有个与众不同的命运。她命中注定要发现原来自己的看法与事实相差甚远,而且又用她的行为否定了她生平最喜爱的格言。她命中注定要控制十七岁时的那股钟情,而且怀着崇高的敬意和真挚的友情,心甘情愿地把心交给了另一个人!

梅莉爱·坦斯沃特生下来就有个与众不同的命运。她命中注定要发现原来自己的看法与事实相差甚远,而且又用她的行为否定了她生平最喜爱的格言。她命中注定要控制十七岁时的那股钟情,而且怀着崇高的敬意和真挚的友情,心甘情愿地把心交给了另一个人!

◆ 点评

点评:★★★★★
首先说从中学到最多的肯定是艾利洛表现出的理智。
其次想说:艾利洛的完美结局完全是作者安排的一次意外。而妹妹梅丽埃的结局相对比较符合实际,但若相信自始至终都有一个爱你的人守护在身旁,未免太虚幻了。只能说在一段痛彻心扉之后,总会有人慢慢打开你的心。
因此:完美的结局应该是类似梅丽埃这样,在痛彻心扉和学会艾利洛的理智之后,在慢慢的时间里,等待下一个你。

赞同,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